关键词唏嘘!35岁当红明星录节目猝死影视行业寒冬到底

 关键词明星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2-10 17:45

  11月27日早间,有网友爆料称高以翔在录节目《追我吧》时晕倒,现场抢救约十分钟后,于凌晨2点30分左右送往医院。随后有博主发文称“人没了,猝死”,并晒出现场救护车及心肺复苏的照片。

  后据报道,有现场观众透露称,高以翔在跑了一段后喊了一句“我不行了”,随之倒地。

  今日上午,高以翔公司发声明确认:“我们亲爱的高以翔在11月27日的凌晨,于节目的录制过程中突然晕厥,经近三小时的急救后,不幸去世”。

  《追我吧》是浙江卫视推出的一档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节目,由陈伟霆、范丞丞、黄景瑜、宋祖儿、吴宣仪、萧敬腾、钟楚曦担任常驻MC“追我家族”。从第二期起,节目邀请飞行嘉宾与“追我家族”对抗。

  节目中设置的环节难度较高,有梅花桩、飞檐走壁、平衡滚筒、70米爬楼和高空速降等。在录制时间有限的情况下,参与节目的嘉宾需要全程奔跑,对人的体力及耐力有较高要求。

  据网友爆料,该节目录制强度非常大,8点半录制的节目,往往凌晨5、6点才收工。

  一直以来,高以翔都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好身材代表,能保持住这样的体型,网友默认其平日有定期锻炼的习惯,因此晕倒消息传出时,更令人震惊。

  雪球用户代价2018也表示:录个节目猝死,可以看出那个行业没有表面光鲜...

  迪丽热巴借访谈节目向导演们喊话,“我有时间”;杨幂依靠综艺节目刷存在感;袁弘开始考虑只能演男三的剧本;黄晓明没戏可演的情况下,接下了于正操刀的改编剧……

  一线明星普遍陷入无戏可演的焦虑,而处在行业底层的青年演员,面对的则是更加艰难的生存环境。

  一些明星没有戏拍,就只能去拍综艺节目,有的综艺节目难度、强度还非常大;不出名的演员转型做了网红;还有一些龙套演员,去互动剧场里当助演,同一出戏,一年演了1000次。

  有机构对青年演员的生活状况进行调查,发现超过半数的青年演员“无法依靠表演维持自己的生活”。

  巅峰的时候,演员不管演什么都有人捧,低的时候,突然就一文不值了。电影演员转战电视剧,电视剧一线演员去演配角,原来的配角只能演更小的配角。一层一层传导下去,造成普遍性的资源降级。

  市场对演员不那么友好了。一位青年演员透露,在经历了近二十次试戏失败后,他不得不对自己的事业、剧组的选择,乃至整个影视行业都产生怀疑。根据《影视圈》报道,当下已经有演员靠卖房过冬。今年五月,27岁的演员邹新宇退圈,她曾出演过《小重逢》《不良女警》等电视剧。现在,她是国金证券的一名销售员。

  影视行业寒冬到底有多可怕?今年前三季度,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数量比去年同期减少27%,横店影视城的开机率同比锐减45%。

  “演员没大家想象的那么光鲜。”《演技派》发起人、著名影视剧导演于正表示,“行业开机率下滑,很多‘腰部’演员一两年都没有戏拍。”

  一位影视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,影视是二八定律极为突出的行业,80%的资源掌握在20%的人手中,绝大部分从业者处在产业链低端,他们没有选择权,更没有退路。

  今年4月初的横店,春光正好,然而人流萧条。当记者来到横店政府旁的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时,不少门面闭门,宽阔的腾讯众创空间因为人流稀少,更显宏大;几位当地中年妇女占据着偌大学习室;诸多“名导工作室”,只剩下办公桌。

  多位器材店老板告诉记者,情况并未根本性好转,“今年到现在只接了一个剧组,去年上半年能接4-6个组。”有老板称。

  当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到访时,拥有八十间客房的阳光旅店,只驻扎着四个剧组。“今年我们寒冬,没那么多戏”,正在酒店筹备院线电影《我的青春不再见》的导演刘渂说。在记者4月末的二度探访中,驻扎剧组略有增加,但开机率依旧处于低位。

  另有偶像艺人向记者透露,北京近三分之一剧组停摆,“有一资深选角副导演,现在转行用朋友圈做微商”。记者从多位行业人士处了解到的情况更为恶化,项目停摆率,远高于三成。

  行业整体向下的诱因,很大程度上来自视频平台与影视公司相互博弈的历史性转折。有上市影视公司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,现在大量项目被视频平台“搁置”,价格“拦腰砍”,甚至成为砍价第一步。“优酷受杨伟东案发事件影响,很多项目都停了,爱奇艺、腾讯也趁机放缓购剧节奏。很多项目本来都筹备差不多了,但就是开不了机。”他说。

  也有电影上市公司中层向记者坦言,公司大部分网剧项目都已停工,因为“视频平台不要了”。

  随着视频平台从曾经的“抢项目”到“毙项目”,意味着平台与内容公司的主动权根本性调整,这将掀起影视公司的新一轮大洗牌,而这次,将具有线

  据证券日报,2019年,是刘帅北漂的第四个年头,他搬进一间距离公司不远出租屋里,租金一个月5000多元。在圈外的同学们看来,他已经是小有名气的演员了,大学时期他出演首部作品《心碎急诊室》,随后进入娱乐圈。

  与很多底层演员相比,刘帅的演员道路算是相当顺利。2016年毕业后,他主演网剧《大侠日天》;2017年被银河互娱签约,成为一名正式的签约艺人,参演古装宫廷权谋剧《独孤天下》;2018年,成为悬疑古装言情探案剧《两世欢》的主演。

  在享受表演时刻的同时,刘帅也不得不面对现实的窘迫——过去一年片酬收入不到10万元。“再不拍戏就交不起房租了。”他说。

  在最新一期里,郭敬明导演的《大线票的成绩,他自觉对不起组内演员,不禁掉泪,还爆料组内演员彭晓冉已经有两年没戏演了,很苦闷......

  2019年下半年,于正在横店发起演员养成类综艺《演技派》,刘帅经过PK成为其中一名学员。与其同期上映的,还有同类节目《演员请就位》、《我就是演员》。

  周陆啦也是《演技派》的一名成员,在此之前他已经有半年多没有进入剧组了。虽然他曾经是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第一名,学校里的风云人物。

  “现在演员很被动,我们只能展示自己,然后等着人家(片方)来找。”刘帅告诉记者,他有很多演员朋友坚持不住,有的回老家开饭店,有的漂在北京找其他工作。

  面对困境的并不仅仅是“腰部”演员,部分一线演员也面临接不到工作的问题。在今年IRST青年电影展上,演员海清直言自己“没有戏拍”。此前,姚晨在《星空演讲》上说自己在最成熟的状态下,事业陷入了最尴尬的境地。

  “很多演员没有退路,他们步入行业几年后,发现自己处于职场瓶颈,这时想转行已经很难了,只能咬着牙坚持下去。”上述分析师表示,一部优秀影视剧的背后,是无数演艺工作者的默默付出,可是观众眼里往往只有一两个明星主演,以及令人感慨的“天价片酬”。

  优酷资深制片人、《演技派》项目总负责人宋秉华告诉《证券日报》记者,《演技派》的初衷是希望记录演员行业的现状,告诉大家拍戏究竟是怎么样的,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吃得好住得好,开着房车赚着高薪。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约成本,《演技派》节目组的所有工作人员都住在横店郊区一个小旅馆里。

  “演艺圈时常用‘鲤鱼跳龙门’来形容演员,因为演员总是试图给观众呈现光鲜亮丽完美无缺的一面。”于正说,实际上演员行业90%都是“腰部”演员,他们已经很久没戏拍了,生存空间被进一步挤压。

  寒冬让影视行业重回理性,在一些人看来,行业现状才是正常的。今年的First电影节主题沙龙上,麦特文化总裁陈砺志说,“你很认真、你很专注、你很专业,就不会有寒冬,因为市场这么大,哪儿来的寒冬?它淘汰的是谁?冻死的是谁?是不专业,是不茁壮,是没有生命力的。留下来给我们的是更好的空间。”